首页廉政文苑 》 正文

一只独角兽的独白

 来源:福建省纪委监委网站   浏览次数:484   创建时间:2018-06-14   字体大小:[大][中][小]

  我是一只独角兽。

  通常人们会在庄严雄伟的法院大门前看到我的身影,有青铜制的,有石制的,但都不影响我神圣威严的形象。我的真名叫做獬豸(xiè zhì)。在中国古代,我是执法公正的象征。

  风霜雨雪,岁月轮回,我已经记不清在这座法院前守了多少年。站在此处,不同于别处,看得最多的自然是执法者、犯法者,还有更直白更真实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半年前,一场暴雨冲出了一起豆腐渣工程。就在距离这里不到十公里的一处河道,河水泛滥,河道淤堵,河上刚修建起的大桥中段突然塌陷。附近的老百姓都吓坏了,万幸当时桥上没人,不然怕是要出人命。随后数十封举报信雪片一样飞出,牵出了多名涉嫌贪污受贿的领导干部。当时的住建局原局长胡某、质量监督站原站长刘某、财务科原科长张某被带上法庭。

  正如古书上所说,作为一只神兽,我拥有超出人类的智慧,能通人性懂人言,识善恶,辨忠奸。

  先说说这位年轻的质量监督站站长刘某。虽然刘某官职不大,但权力不小,各种建设公司、工程队更是排着队地要巴结他。上任不久,就有沾亲带故的“兄弟”请他吃饭、出入声色场所,日子过得灯红酒绿。在称兄道弟、推杯换盏的奢靡享受之中,刘某渐渐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和肩上的责任,把工程质量当做自己“钱途”的踏脚石。

  而财务科科长张某是位中年女干部,从小在农村长大,家境不好,但特别努力上进,考上了重点大学。父母省吃俭用终于熬到女儿工作、结婚。女干部刚踏上工作岗位时一心想着出人头地,让家里人过上好日子。看着自己的大学同学一个个穿名牌、开名车、出国旅游,女干部的心里越来越不平衡。她觉得自己必须熬出头,不能再过从前的苦日子。随着女干部的职位越来越高,收受的礼金红包越来越大,她终于“如愿”变成了女富豪。

  还有即将退休的老局长胡某,原本一辈子也算是兢兢业业,只是架不住家里亲戚总是利用自己的名声和影响力,肆无忌惮地插手工程项目,获取不义之财。刚开始的时候胡某并不同意这样以权谋私,但胡某的妻子和亲友总是怂恿他要替家里人谋点好处,让亲友们也沾沾光。胡某从反对到默许,再到后来主动参与到其中,短短几年,胡某像变了一个人,处处以私利为出发点,大肆敛财。

  思想一旦决堤,欲望的洪水便淹没了一切。这一回这位住建局原局长胡某将桥梁建设工程给了其表弟任总经理的飞鸿工程承包公司,表弟答应工程完工后,按工程款分成给胡某。胡某暗示质量监督站刘某工程验收时“差不多就行”,并唆使财务科科长张某做假账核销工程款。自然刘某和张某也各拿到了一笔好处费。没想到半年前那场暴雨,来势汹汹,冲毁了大桥,也冲出了这些被淹没在欲望洪流中的人。

  我看到法院门口聚集了越来越多的群众,议论纷纷。这里每有大案审判,总会有些群众在法院外驻足围观。有人说曾经看到那个年轻的站长在夜总会里歌舞升平;有人说女干部的儿子刚刚上初三就遇到这种事,哪还有心思念书;有人说前几个月还看见老局长抱着孙子在公园里晒太阳,怎么转眼就进了法院……有人突然喊:“快看,出来了,出来了!”

  三名犯罪嫌疑人陆续被带了出来。走在前面年轻点的刘某,整个人失魂落魄,腿软地走不了路,走下台阶的时候摔了个趔趄。他抬起头四处张望,像是在找人,但没有人回应他的目光,他只得又低下头去。人类有句俗语叫:树倒猢狲散,我想站在法庭里接受审判的人定是比我更理解它的意思。我在这里待久了,听过许多人的忏悔,有些人就是毁在了所谓的“朋友”“兄弟”手中。哪有那么多兄弟情义,不过是看上了自己手中的权力,在他们眼中有些利用价值罢了。等到自己身陷囹圄的时候,“朋友”避之唯恐不及,怕是早就将自己的名字从手机里删除了。

  围观的群众里有几处响起掌声,还有人喊了一声好!几个拿着照相机的记者正踮着脚尖在人群中寻找合适的位置等着回去报道。

  女干部从法院被带出来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一声哭喊,她的老母亲在众人的搀扶下哭得瘫倒在地。老人身旁站着一个中年男子,紧皱眉头咬着嘴唇,眼眶发红。旁边的孩子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一边拿袖口抹着眼泪,一边去扶外婆。女干部看着这一幕,跪倒在地,放声大哭,泣不成声地念叨着,我错了,对不起…我错了…

  站在法院门前的这些年,我看过太多人痛哭流涕,悔不当初,也看过很多悲欢离合,人情冷暖。你们人类经常说,人只有在失去的时候才会懂得珍惜。道理人人会讲,可还是无法提醒那些不珍惜拥有的贪婪者,是否一定要等到失去所有,空守在铁窗内才会重新向往家庭圆满,母慈子孝,平平淡淡的幸福。

  走在最后面的胡某一直低着头,想用铐住的双手遮住自己的脸。人群中隐约传来哇哇哇的哭声。在一棵大树下,我看到了一对年轻父子。男人怀里抱着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我听到那小男孩一直哭嚷着,我要爷爷,我要爷爷……胡某被带走之前,回头朝大树的方向望了一眼,却被人群挡住,什么也看不到,他抬头仰望天空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把头埋得更低了。

  眼前的人群,有人哭,有人笑,而我依旧岿然不动站在这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是天理,也是法理。在尘埃落定的这一刻,那些执迷不悟的人才会醒悟什么叫大喜大悲看清自己,大起大落看清亲友。到这一刻人会更明白自己能是谁,不管是谁,什么是无足轻重的,什么是千金不换的。

  三人已被带走,人群也渐渐散去,法院门前又恢复了以往的空旷宁静。

  那对父子还站在树下。许久,男人牵起孩子的小手转身要走,小男孩仰起头忽闪着大眼睛说,爸爸,我想爷爷了,爷爷什么时候回家?(作者曲俊翰,系福鼎市广电局干部,本文由福鼎市纪委驻广电局纪检组选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联系邮箱:jwxj6375153@163.com

版权所有 中共南安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南安市监察委员会 [闽ICP备100029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