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廉政文苑 》 正文

腐败中的香雾

 来源:福建省纪委监委网站   浏览次数:404   创建时间:2018-06-14   字体大小:[大][中][小]

  中国是个香烟大国,各种牌号的香烟数以千计,对于“尼古丁王国”烟民们来说,香烟的诱惑力始终强于他们对吸烟危害的认识。甚至有的断了“烟粮”会像贾宝玉失落了“通灵宝玉”一样六神无主,怅然叹息。说起抽烟,是好是坏,烟民们自有体会。笔者之见,抽烟百害而无一利。如果烟民们认为,熏肉腊鸭不易变坏是抽烟有好处的佐证,我想这无非是个笑话,因为老烟民那黑乎乎的肺会告诉自己是不是有这回事。

  香烟因何在国人生活中四季飘“香”?笔者在想,这除了马季在1984年春晚说的相声《宇宙牌香烟》讽刺的几种恶习以外,还与烟民们对烟害认识不够有关。你看,敬人香烟在多数国家是一种不文明不礼貌行为,而在“文明古国”“礼仪之邦”,敬人香烟往往被当作一种礼节,一种敬意。大多数国家在公共场所不允许抽烟,我们则是想抽就抽,无所顾忌。说起抽烟的名目那就更多:起床时抽见面烟,用餐前抽开胃烟,吃饭后抽神仙烟,睡觉前抽安神烟,高兴时抽得胜烟,烦燥时抽排忧烟,无聊时抽解闷烟,思考时抽提神烟,见人时抽客气烟……,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更重要的是,香烟被当作合适不过的公关道具。举凡办事求情,这无声的“盒子枪”常被用来开路打先锋,“送几包几条好烟不算什么”似乎成为一种理所当然的,不值一提的东西。腐败官员抽名烟,家里存名烟、变卖名烟,就连他们三亲六故、狐朋狗友都能享受到品尝名烟的口福。有人贡送就有人乐于接受,这一来,就连不会抽烟的老太婆出门办事也袋装香烟。更有行贿者为掩人耳目,别出心裁在每支香烟中塞入大钞,提高了香烟在腐败现象中的“品位”,香烟也在腐败现象的促销中越烧越猛。举凡求职的、想入党的、盼升学的、图晋升的、谋私利的等等,它屡屡被派上用场,“变味”的香烟成了“攻官道具”了。

  行文至此,笔者想起发生在人们平常生活中司空见惯的事。有人到某单位办事,分送办事人员香烟时,把一位业务主办给疏漏了,仅仅一支香烟竟使一件大事泡了汤。又有某人到某单位办事,忘了分烟的排座次,某位长官竟在最后才领到那份情意,不禁脸呈愠色,从中作梗。如今,找人办事敬支香烟变成送条香烟的腐败现象不在少数。说到此,笔者想让读友分享一个用香烟“攻官”的趣闻,说是有位领导是个忠实烟民,宁可一日无饭,不可一刻无烟。一天,有个领导的铁哥问他“烟况”,领导感叹说:“我在职时,想抽什么烟,别人就送什么烟;后来年纪大了,改任调研员,别人送什么烟,我就抽什么烟;现在赋闲在家,想抽什么烟,自己便去买什么烟”,说罢晃头苦笑。却原来,从送香烟也可知世态之炎凉,人情之冷暖啊!无怪乎,人们总结“买的人不抽,抽的人不用买”,说的是一些有权的腐败官员平时抽的好烟不用买,而买名烟者大多数是为达到某种目的,用以进贡腐败官员。可不是吗?过去经常听说一些有权的官员,不时拿着抽不完的香烟到烟杂店寄销,或低价让他们收购。

  莫轻视这小小的香烟,它可以架起一座“友谊桥”,可以换取一张“通行证”,在人与人之间起着“通融”作用,一送一受,双方关系就变得亲密融洽。笔者前些天听到这么一个讽刺小品:说是有个局长新任不几天,就有人给他送来了两条软“中华”。但是他平日并不会抽烟,就叫妻子拿到亲戚店里寄卖。妻子手戳丈夫额头:“看你这傻B,没听说吗?有人将百元大钞卷成烟卷装进烟盒!”在“贤内助”帮助启发下,局长抽烟进步特快,投其所好者也日益增多。数年后,局长终因吞云吐雾过多,患上了鼻咽癌。至死仍然双眼大睁,他的太太暗自叹泣:孩子他爸抽了这么多年的烟,至死也没见过一张纸钞,他能瞑目吗?

  拨开香雾看得清,抽烟不但对身体健康百无一利,对经济生活影响甚大,而且是掩人耳目的贿赂工具,但愿官员中新老烟民三思,小小香烟,枝枝是箭,莫以恶小而为之!(作者林长华,系福建省东山县纪委监委退休干部)

版权所有 中共南安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南安市监察委员会 [闽ICP备100029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