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廉政文苑 / 正文

赤胆忠心戍边情

来源:福建省纪委监委网站 浏览次数:544 发布时间:2021-06-15 10:46
分享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提到戍边,便有很多耳熟能详的诗句。

我国古代国防始于第一个奴隶制国家夏朝,至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而终止,其间经历了约4000年的历史。在漫长的国防历史发展过程中,中华民族经历了无数次血与火的洗礼,培养了民族的凝聚力和自强不息、卫国御侮的尚武精神,最终形成了多民族、大疆域的国家。

现如今,我国是一个边海防大国,海陆边界线长达4万余公里。其中,陆地边界线长2.2万余公里,纵横穿越长白山、大兴安岭、天山、喀喇昆仑山、云贵高原等十几座山川,分别与俄罗斯、印度、越南等14个国家接壤;大陆海岸线长1.8万余公里,自北向南濒临的近海有渤海、黄海、东海和南海。

天山脚下的新疆,地处西北边陲,是我国陆地面积最大的省级行政区,陆地边境线5600多公里,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国接壤,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通道。由于所处地理位置的特殊性,历史上新疆一直是周边国家觊觎的目标。19世纪中叶,民族动乱纷争,匪首阿古柏在新疆自封为王,自立国号,宣布脱离清廷。俄国乘机占据了伊犁,英国也虎视眈眈,意图瓜分西北。

彼时的中国,西北形势严峻,东南警报频传,面对危机,直隶总督李鸿章强调东海防线更为重要,主张放弃西北塞防。

左宗棠则认为“东则海防,西则塞防,二者并重”。“是故重新疆者所以保蒙古,保蒙古者所以卫京师。西北臂指相联,形势完整,自无隙可乘。若新疆不固,则蒙部不安,非特陕甘、山西各边时虞侵轶,防不胜防,即直北关山亦将无晏眠之日。”

权衡利弊,清政府最终采纳了左宗棠的建议,命其为钦差大臣,负责收复新疆。

1877年3月,64岁的左宗棠抬棺西征,指挥清军,分三路并进,连克辟展、胜金台、吐鲁番。迫使敌方守将弃城西逃,至此南疆门户洞开。

清军收复新疆大部以后,俄军拒绝撤出伊犁,因此左宗棠主张:“先之以议论”“决之于战阵”。1880年,左宗棠坐镇新疆哈密,命令三路大军挺进伊犁,对俄军形成军事威慑,为曾纪泽对俄的外交活动提供坚强的后盾,壮声撑腰。最终曾纪泽推翻了原先己由清使崇厚与俄方拟定的约章,俄罗斯同意撤出伊犁。1881年初,中俄正式签定《伊犁条约》。从此,中国收回了对伊犁地区和特克斯河上游两岸领土的主权,保住了160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

北疆稍安,东南沿海起烽火。1883年6月,法国政府下令将驻越南的东京湾舰队和南中国海舰队混合编组进犯台湾。清廷命刘铭传为督办台湾事务大臣,筹备抗法。

刘铭传抵达基隆,增筑炮台、护营,加强台北防务。他率领全台军民,同仇敌忾,奋勇杀敌,法军狼狈逃回军舰。无奈之下,法国侵略者宣布封锁台湾。大陆军民不顾风浪和被截捕的危险,采取各种方式,全力支援抗法,台湾终于度过了由法军封锁所引起的社会经济危机,使敌人的封锁计划完全破产。在中国军民的英勇抵抗下,法国侵占台湾的战争以失败告终。

从东南海疆到西南边垂,沼泽密布、河水湍急,界碑矗立崖壁之侧、高山之巅。

距离台湾岛2000多公里的云南省麻栗坡县,驻扎着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戍边英雄连”,这支战功卓著的英雄连队组建于1969年8月,驻守在“老山精神”发源地——麻栗坡县老山主峰,在对越自卫反击作战中,该连四上扣林山,三进中越边界云南二段12号界,参加了松毛岭、1426高地等战斗及坚守老山的防御作战,经历大小战斗67次,与轮战部队和驻地群众一道,用鲜血和生命共同培育了闻名全国的“老山精神”。1990年2月,中央军委授予该连“戍边英雄连”荣誉称号。

老山,主峰海拔1422.2米,扼越南西北部河江市通向中国云南省的咽喉要道,其战略位置十分重要。 站在老山之巅远眺,一座国门巍然矗立,山下的天保口岸一片繁华,口岸飘扬的五星红旗分外鲜艳。

和平稳定的背后,总有人默默的付出。只有真正走过南疆的巡逻路,才知道这里地势有多险峻。

这条路上,一茬茬边防军人用脚步丈量祖国山河,用青春书写“祖国在心中”的誓言。

清晨,老山的层层山峦巍峨耸立。迎着朝阳,戍边英雄连的官兵踏上边关巡逻路。

攀爬“生死崖”、蹚过“蚂蟥沟”、翻越“绝望坡”……一路跋涉,官兵们的作战靴满是泥浆。

“不远处就是‘排雷英雄战士’杜富国英勇负伤的雷场,如今这里已经回归安宁……” 望着前方,官兵们静默良久。

杜富国,“感动中国”2018年度人物。18岁那年,他参军入伍成为一名边防战士,1000余次进出生死雷场,拆除2400余枚爆炸物,处置各类险情20多起,被誉为“全能雷神”,为人民利益和边境安宁挥洒着青春和热血。2018年10月11日,在麻栗坡县猛硐乡坝子村进行扫雷作业时,面对一枚加重手榴弹,杜富国让战友退后,独自查明情况。危急时刻,杜富国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他挡开战友,自己却被炸伤致残,失去了双眼与双手。

在“感动中国”颁奖盛典上,杜富国举起残缺的右臂,向全国人民敬了一个特殊的军礼。空荡荡的衣袖,庄严的神情,让人们永远记住了他的名字。

“一腔热血洒南沙、青春无悔献南沙、生死无惧卫南沙……”歌曲《为祖国守礁》豪迈的旋律,深情的歌词,歌颂了海疆战士的无私、无悔和无畏。

南沙位于我国版图的最南端,有中国变化最大的哨所——南沙岛礁哨所。说到南沙哨所,就不能不提“高脚屋”。《南沙卫士之歌》唱到:“在辽阔南海的高脚屋上,有一群好男儿手握钢枪”。“高脚屋”指的就是在茫茫大海的礁盘上搭建的屋子,它见证了一代代守礁人的岁月。

随着祖国经济实力和海洋意识的增强,南沙岛礁的基础设施建设不断完善,高脚屋至今已有四代。1988年初,人民解放军在南沙海域礁盘上建设第一代高脚屋,由几根竹竿支撑起几片篾席、几张油布组成,补给困难,生活条件异常简陋。第二代高脚屋,居住环境得到改善,但补给仍然很困难。第三代高脚屋变化天翻地覆,面积扩大十几倍,补给实现机械化,居住条件极大改善。随着南沙岛礁扩建工程的完工,第四代高脚屋也已经投入使用,成为捍卫南海主权的军事前哨。

进入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祖国开始在南沙岛礁上进行大规模的工程作业,相继建设了永暑岛、渚碧岛和美济岛等大型人造岛屿,工程之浩大令人震撼,各岛建筑工程已陆续完工,美济礁、渚碧礁、永暑礁三岛机场已建成,其中永暑礁机场已经实现与大陆的民用通航。现在南沙岛礁展现给国人的不再是荒凉的高脚屋,而是美丽的花园海岛。即使硬件设施再好,这里条件依然艰苦,高温、高湿、高盐、高晒,但一代代守岛礁官兵传承守礁人“乐守天涯”的精神,在祖国的最南端上好哨、站好岗。

赤胆忠心戍边疆,铁血丹心保家国。从古至今,驻守边防面临更多的是艰苦和牺牲,但一代代边防军人早已习惯了奉献和付出,更习惯了用满腔热血在绿色军营谱写一曲曲感人的英雄壮歌、用赤胆忠诚在祖国边陲铸就一道道坚不可摧的钢铁长城。(宁纪轩)